18 Oct 2011

全新独家报导 – Sakti/Sakto:泰益在美国的产业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Malay

加拿大Sakto/美国Sakti公司
如果您有几十项产业遍布各地,又成立了不少的公司来管理这些产业,显然,能取相近的名字是最好的。 《砂拉越报告》独家爆料,砂拉越首席部长泰益家族在北美洲的房地产帝国,在美国也有一家分号。
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为首席部长『白毛』(月薪马币2万令吉)管理家族产业的,是Sakto公司(Sakto Corporation);而在美国,为他们管理产业的是Sakti国际公司(Sakti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 )。 Sakti管理的产业,根据公司内部文件显示,市价估计高达80,000,000美元(八千万美元)。每项产业都由一家个别的公司所用有,而公司通常以该产业所在的街道来命名。举例而言,右图所示的华盛顿州西雅图Boylston街1117号,就由WA Boylston公司管理。
不过,其中一家公司却没采用这样的命名方式。由西雅图Wallyson’s公司(Wallyson’s Incorporated)所运作的,是林肯大厦(Abraham Lincoln Building)。租用林肯大厦的,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FBI)旗下一个高度机密的单位,进出都需要经过严密的保安检查。
这是联邦调查局(美国国安与反恐主管单位)的西北区域总部。而这个总部的权限,就包括了对付来自远东/东亚地区的恐怖威胁。这么重要的部门,就座落在泰益家族的大厦内。
Sakti公司在美国另外一栋最主要的办公大楼,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加利福尼亚街260号,也拥有一系列令人侧目的租户,其中就包括了花旗银行(Citibank)。这显示,泰益家族总是向地主国权高势重的单位献媚。
泰益美国公司的历史
就如Sakti一般,Sakti目前也是由尚慕瑞(Sean Murray)打理。尚慕瑞就是砂拉越首长泰益的女儿佳美拉泰益(Jamilah Taib)的先生。尚慕瑞在与佳美拉结婚,皈依回教后,将姓名改为希山慕瑞(Hisham Murray),不过,在砂拉越以外的商贸与社交圈子中,他从来不用这个名字。
不过,最近呈交给旧金山最高法院的文件显示,这家公司真正的主人,一直都是泰益家族。 Sakti向法院作出几项宣布,承认公司在1987年于加州成立时,管理人是首长儿子玛目泰益(Mahmud Abu Bekir Taib)。文件表示:『被告(Sakti国际)承认,1987年9月10日开始,Sakti国际的首席执行员、公司秘书以及首席财务官就是马目泰益』。既然是他们自己向法院承认的,他们总不能否认吧?
《砂拉越報告》曾揭发,玛目泰益这位首长泰益玛目的长子,与他的姊妹佳美拉以及叔叔翁玛目,全都自加拿大Sakto公司1983年成立以来,就在Sakto公司担任董事了。


向法院公开说明
管了公司,成了公司『唯一的董事』。玛目泰益目前担任砂拉越日光集团(Chaya Mata Sarawak,CMS)董事。 《砂拉越报告》也掌握了文件显示,苏来曼也是家族企业Wallyson’s公司唯一的董事。

Sakti公司1987年成立时,玛目泰益才27岁,弟弟苏莱曼才20岁。不过虽然还年轻,他们却获得家属的支持。首席部长的两位兄弟(玛目泰益的两位叔叔)也加入公司担任董事。 Sakti向法院提呈的文件坦承:『被告承认,Sakti初创时,董事局成员为翁玛目、阿里普玛目与玛目泰益』。

股东

同样重要的是,Sakti承认公司股东全为首席部长的兄弟与子女。公司在法院的存档注明:『公司原始董事包括玛目泰益、翁玛目、佳美拉泰益、阿里普玛目,以及拉曼(苏莱曼)』。文件还证实,玛目泰益、翁玛目、佳美拉泰益、阿里普玛目,以及拉曼还是Sakti控股公司(Sakti Holdings)的股东,而Sakti国际的股票都转移到了Sakti控股内。

《砂拉越报告》因此可以断定,美国的Sakti,如加拿大的Sakto,都是由首长家族创立与掌控的。尚慕瑞仅是在与佳美拉结婚后,才开始打理Sakto与Sakti,更到2006年才接任拉曼的董事职位。
因此,《砂拉越报告》如今慎重邀请慕瑞先生说明,到底他在他所管理的公司是否有持股,或纯粹是太太娘家的雇员而已。
砂拉越报告》也邀请泰益家族解释,1983至1987年间,他们怎么有能力在美加设立两家房地产公司,管理目前市价至少200,000,000美元两亿美元)的房地产。开始当股东的时候,佳美拉、拉曼(苏莱曼)与玛目都还是20几岁的学院生。如果投资的资金全由两位宣称是商人的叔叔(翁泰益与阿里普泰益)所投资,那他们愿意让姪儿,而非本身子女当董事,实在是令人意外。
坦白的时间到了
砂拉越报告》相信,砂拉越人民有权要求首席部长泰益玛目立刻解答这些疑问。首长必须即刻公开说明,他是否持有,或曾经持有北美这几家公司的股票,若有的话,资金是否是他自己提供的。如果首长真是拥有这些公司,能从拥有这些天价房地产中受惠,砂拉越的纳税人有权知道,他是否是通过合法程序做出这项投资的。马来西亚的执法单位应该代表人民,向首长询问有关详情。
联邦调查局(FBI)也有必要发表文告告诉大家,他们租用的大厦业主是谁。作为共同的被告,Wallyson’s公司与Sakti国际公司曾向法院坦承,Wallyson’s公司的老板,是一家在英属维京群岛成立的Rodinmass公司。考虑到FBI的任务高度敏感,他们没有可能不事先调查Rodinmass公司的老板是谁。看到Wallyson’s公司唯一的管理人是苏莱曼,《砂拉越报告》相信Rondimass的股东,就如Sakti国际一般,是泰益家族。我们掌握的资料显示,已故首长夫人莱拉,正是Rodinmass的大股东。
泰益的太太、兄弟与子女,全都与北美这些公司有关联。因此首长有责任显示,他本身并不会从拥有这些天价房地产中受惠。
《砂拉越报告》要感谢所有读者热情的回应,也会调查一些读者提起的课题。我们非常珍惜大家提供的建议。

18 Oct 2011

教父泰益遭揭发了!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Malay

《砂拉越报告》发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文件,证明虽然价值百万的海外房地产是以亲友的名义所拥有,真正的主人却是砂拉越州首席部长,人称『白毛』的泰益玛目!
这次揭发的一系列私人协议,让首席部长得以隐藏他对房地产的拥有权。这大概是为了让他隐瞒实际的财富有多庞大,他也不打算为坐拥巨额财富做出任何合理的解释。
通过这样的安排,虽然在拥有这些房地产的公司中,泰益的亲友们才是正式登记的股东们,但另外的私人协议,却说明泰益只是将这些股票让亲友们代为托管而已。
下载PDF文件 

故意隐瞒房地产拥有权的文件 

《砂拉越報告》所掌握的上述文件,显示关于Sakti国际公司(Sakti International)的私人股权安排。 Sakti国际是泰益家族在北美洲拥有的一系列公司之一,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拥有房地产。他们家族的其他公司还包括在加拿大渥太华的房地产公司Sakto公司,以及拥有西雅图林肯大厦(Abraham Lincoln Building)的Wallysons公司。
Sakti国际公司的五位股东,表面上是泰益的两名兄弟,翁玛目(Onn Mahmud)与阿里普玛目(Arip Mahmud),以及首长的三名儿女,苏来曼拉曼泰益(Sulaiman Abd Rahman Taib)、玛目泰益(Mahmud Taib)与佳美拉泰益(Jamilah Taib)。不过,公司成立不久,他们就做了协议私下表示,他们各自持有的其中一半股票,其实是他们代表首席部长所持有的,这让首席部长在公司里成了最大的股东。公司资料显示,单是这些Sakti公司的股票,价值就高达4,000万美元。
是否仅是冰山一角?
不过,估计价值高达8,000万美元的Sakti国际公司,其实只是泰益家族产业的一小部份。我们曾揭发,泰益的近亲还拥有许多的国际资产。举例而言,在数个于加拿大、澳洲、英国与美国拥有不少商业建筑与住宅的公司中,担任董事、股东的都是泰益的子女们,这些房地产总共价值高达数亿美元。不过,让人起疑心的是,其中不少产业,都是泰益的子女才20出头,还在念书,没有合法的资金展开投资的时候就拥有了。因此,我们无可避免的必须问问泰益玛目,到底他的兄弟、子女们,是否是偷偷代表他拥有这些产业?不然,他又有什么解释?
针对泰益最近被揭发的财富,有人向大马反贪污委员会(MACC)做出了多次的举报。这些新发现证明了首席部长与产业的直接关联,将增加对反贪污委员会所受到的压力,以展开正式的调查。
留下更多的指纹
我们所拥有的Sakti国际公司文件,是因为最近某一场官司而在法院公布的。这证明了即使他本人多次否认,但实际上他的确有直接涉入该公司的运作。事实上,一份签署于1987年的公司早期文件,更直接将泰益列为Sakti国际公司的董事之一。 

这份关键性的文件,是根据加州法律,每年必须呈交的股票报表。 1987年Sakti国际公司刚成立,他们首次呈交的报表,清楚地把泰益玛目,以及他的兄弟翁玛目与阿里普玛目,一起列为公司股东。而公司唯一的董事,就是首席部长的儿子玛目泰益。
众所周知,泰益家族企业后来的各种文件中,总是谨慎地避免将首席部长的名字列入。不过,这早期的失误,却永远会告诉世人,他总是宣称担任首席部长的同时,从来没有涉及商业利益的说法,其实是不确实的。大家清楚看到,他用本身在旧金山房子的地址,注册了Sakti国际公司。
下载PDF文件 

隐藏事实 

后来,公司的股权结构改变了,让翁泰益、阿里普泰益与玛目泰益成了股东,而拉曼则担任公司唯一的董事。不过,我们如今独家报导,通过股东们在1988年4月8日的秘密协议,泰益得以维持他对公司的控制权。在这项安排下,公司1,000股股票中的500股,将交由大家为泰益代管.
教父

Sakti国际公司的文件,让人看清了泰益操控家族成员的方式。这五位家族成员,本来应该是为泰益创造巨额财富的『商人』,但每人都为泰益托管数额不同的股票。
首席部长的兄弟翁泰益持有400股,其中200股是为首长代管;另一位兄弟阿里普泰益仅持股200股,其中100股乃为泰益代管。儿子玛目泰益持股与阿里普一样多,而另一位儿子,后来被委任为唯一董事的苏莱曼阿都拉曼泰益,仅持股100股全部是为老爸代管。女儿佳美拉虽然也是只持有100股,但股票全是属于自己的。 

这样的安排,确保一半的股票都是由他人为泰益持有的。如此,泰益本身在这家他假装不曾拥有的公司中,掌握了控制权,而其他股东之中,没有任何人拥有超过200股。
掌握大权的泰益
Sakti国际公司的前职员曾证实,首席部长在公司拥有主导权。在美国被称为『拉曼』的苏莱曼,从前还在美国念书的时候,就已经担任Sakti的董事了。人们说他很害怕他老爸,有次更等了一个礼拜才有机会与泰益见面。 

『我们总是认为,泰益才是真正的老板与决策人』,Sakti一位前职员告诉《砂拉越报告》,『显然泰益才是金钱的来源,因此拉曼(苏莱曼)对他非常恭敬。 』
钱到底是哪里来的?
针对最近一连串的财富被揭发,首席部长至今都不曾发言。不过,最新揭发的证据,将增加社会上的压力,迫使他向公众解释他是如何累积如此巨大财富的。即使计算了他同时担任首席部长、州财政部长、州计画与资源管理部长,以及州立委的薪水,他的月薪也不过是接近5万令吉(大约1万6,000美元)而已。
过去这几个礼拜,英国伦敦Ridgeford地产公司,以及加拿大安大略省Sakto公司也被揭发了(参考之前《砂拉越报告》的相关报导)。这些公司拥有及管理几座价值数百万的办公大楼。表面上,公司的董事与股东是首席部长的女儿佳美拉泰益,以及她的加拿大籍老公尚(希山)慕瑞(Sean (Hisham) Murray)。不过,就如Sakti一样,Sakto一开始也是以泰益家族成员的名字,而非慕瑞的名字注册成立的。
虽然尚慕瑞一些家庭成员如今在Sakto里上班,但所有证据都显示,这家公司其实是泰益的家族企业,上头掌握大权的正是砂拉越首席部长。
显然,这么多证据浮出水面,大马反贪污委员会若要继续抵抗民众呼吁当局仔细调查砂拉越的「白头发拉惹」(White Haired Raja)的要求,大概也不容易了吧?

Comments are closed.

18 Oct 2011

更多丑闻在伦敦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Malay

独家- 泰益家族在伦敦拥有的Ridgeford产业有限公司
Tokenhouse Yard – 极具声望的古迹建筑 (与英格兰银行相近)
赛马场、Fitzrovia的高尚奢华住宅区以及在英格兰银行隔壁办公楼,都是属于泰益家族的。本期的《砂劳越在线》,将揭露Ridgeford Properties Limited的背景,这是英国一家价值几亿英镑的产业公司,经查证,它再次由砂劳越州首长泰益玛目所拥有及出资的。
泰益家族的国际地产业务中的伦敦业务始于1996年,由加拿大藉克里斯多福慕勒创办的。此人是砂州首长女儿嘉米拉的丈夫-肖恩慕勒的表兄,他是泰益海外地产业王朝的关键人物。当克里斯多夫被委任为伦敦的执行董事时,肖恩慕勒则任Ridgeford的主席。肖恩慕勒也是加拿大萨多公司、美国萨帝国际的主席,也是澳洲塞霍斯特(Sidehost Pty)的董事。这些主要地产公司的拥有权及股权,都是属于他太太及泰益家族。
Ridgeford Properties予人的印象是生意扩展的一部分,并且由慕勒家族所拥有,《砂劳越在线》却确定,事实上,上述公司抑赖的是一家位于英属维尔京群岛(British Virgin Islands)的私人投资高达数千万英镑的软贷款。很明显地,这个投资者与泰益家族的财富、砂劳越公共公司日光集团(CMS)有联系。很多人都质疑过有关泰益家族对日光集团的合法掌控权,它是砂州最大的公司,但是却被首长“私有化”,由他个人的亲属控制着。
Ridgeford Properties Limited 目前占据伦敦中区七个主要的“综合用途”发展,包括高尚公寓以及上千平方公尺的出租式办公楼。该公司网站资料显示,只有一个与英格兰银行相近的产业Tokenhouse Yard每年租金为150万英镑,而其余的产业都是价格高昂及可观的资产。
Ridgeford 另一个让人瞩目的发展项目,便是靠近牛津街50 Bolsover Street, Fitzrovia 的大型发展计划。这项计划是与名望极高的Royal National Othorpaedic Hospital 及牛津All Souls College合伙的,联同一个发展伙伴 Manhattan Loft Company。本刊调查显示,这项分成两个阶段进行的发展计划,其第一期计划包括总面积21万平方尺的主要物业,66间公寓及4个阁楼单位售价介于每平方尺1000英镑至1200英镑之间,从中可知,这项投资的总价值高达21万英镑。至于将在2012年完成的第二期计划,将出售60个公寓单位,到时也将和第一期计划一样有利可图。
同时,在新潮的Clerkenwell,另一个 Ridgeford 的发展项目 Ironmonger Row, 则拥有12个高尚公寓单位及2个阁楼,它被公司形容为“超越同区的其它发展”。他们保留大楼的底层为零售及办公楼,并大力宣传这已经被顶尖鞋子设计师克里斯添罗柏丁所租用。根据Ridgeford本身的宣传资料,另一个外观亮红、现代化的高密度办公楼Maple Street,已经被著名旅游公司Thomas Cook破记录出高价租下充作总部,租约长达15年。
不一样的发展商:把淡季看到牛市
有趣的是,当大多数伦敦发展商都因信贷紧缩而绑紧资金,Ridgeford的执行董事克里斯多夫慕勒说,他把这个衰退期视为做生意的好机会。他曾向记者解释道:“我们把这个时期看成买入的最佳时期,因为竞争较少。从前,可能会有30家公司抢着一项发展,现在只有两家。”
他的言论恰恰反映了Ridgeford并没有受到信贷紧缩的严重打击,这可以从公司所公布的财政记录可以证明。Ridgeford可以从一个名为Tess Investments的神秘捐款者,取得大量有利的贷款。这名捐款者地处英属维尔京群岛。《砂劳越在线》发现Tess Investments与泰益家族有着明显的联系。
加拿大萨多公司与泰益家族的联系
Ridgeford的公司网站承认其乃萨多公司的姐妹公司,后者位于加拿大渥大华,由肖恩慕勒(嘉米拉的丈夫)管理。自肖恩与嘉米拉于1987年成亲后,无数的慕勒家庭成员受聘于萨多公司,包括负责租售渥大华产业的伯恩慕勒、另一家姐妹公司City Gate机构的主席泰迪慕勒以及伦敦的克里斯多福慕勒。
克里斯多福慕勒在最近的专访中透露,萨多是一个由“我表兄的父亲和我父亲”合作的家族生意。他们拥有建筑经验然后涉足发展。”但是,事实上,萨多是由翁玛目、玛目泰益及嘉米拉泰益(分别为砂首长的兄弟、儿子及女儿)成立于1983年,当时嘉米拉还未和肖恩慕勒结识。同样地,在肖恩慕勒加入这家公司之前,他们已经在这些投资注入了上千万元的资金。
《砂劳越在线》因此相信萨多及其姐妹公司其实都是泰益家族的生意,他们聘用肖恩慕勒的家庭成员为其地产王国的各个部门效劳。根据Ridgeford的财务记录,克里斯多福慕勒在2009年的年薪为17万8175英镑,从1998年的4万7917英镑增加了好多倍,让他有能力入住价值500万英镑的公寓。Ridgeford的账目也显示公司在过去几年投资在赛马,证明了与亲家工作所能得到的可观回酬。
财务联系
根据2009年财务报表Ridgeford 地产“明显地依赖”贷款,包括来自英属维尔京群岛Tess Investments(c/o Equity Trust (BVI) Ltd, PO Box 438,)的1550万英镑的免息及无担保贷款。值得注意的是,Tess Investments在1996年10月23日成立,比伦敦Ridgeford早一天成立(1996年10月24日)。大多数贷款都无需以Ridgeford的产业担保,可以看出有关公司非直接股东的慷慨程度。
Ridgeford的原任股东其实是一家叫做Astar产业的公司,于1996年10月4日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免税天堂)成立,这家公司也拥有Equity Trust 代理及使用地址PO Box 438 。Astar 产业公司也持有泰益家族在澳洲的地产公司Sitehost Pty的股分。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是州政府属下的日光集团(CMS),在1996年 底落入泰益家族手中“私有化”后,在英属维尔京群岛也有一家金融分行。根据Equity Trust公布的资料及网上资料显示,日光集团在当地也同样使用邮箱PO Box 438 注册,也使用同样的代理Astar Properties 及Tess Investments。
而2001年的资料显示,Astar在Ridgeford内的股分,之后直接转交给City Gate 国际机构,后者位于萨多渥大华总部。嘉米拉及肖恩慕勒是City Gate的注册董事,而泰迪慕勒被聘为主席。
《砂劳越在线》在此挑战砂州首长阿都泰益玛目承认,伦敦Ridgeford地产公司是由泰益家族成立及资助的,而泰益遍布全球各地的产业王国,大多由他拥有并且最终由他掌控。我们要他交代,凭他每个月2万令吉的月薪,他的家族如何有能力建立上千万英镑产业公司及其它地区的公司?至今为止,首长还没有回答我们的任何问题,这一次是不是也一样?

18 Oct 2011

砂拉越日光集团是谁的?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Malay

《砂拉越报告》曾揭发,砂拉越州首席部长『白毛』泰益马目是美国市值数百万元的房地产公司Sakti国际公司(Sakti International)的大股东,但泰益对此却沉默不语。显然,他不愿意上法院挑战我们所拥有的证据。因此,让我们运用相同的逻辑,推论泰益家族其他财富的来源。
作为砂州首长兼财政部长,泰益将不少原属于州营企业的资产,『私营化』给了砂拉越日光集团(Cahaya Mata Sarawak,CMS)。 CMS本来应该是个股票上市公开交易的公共有限公司,但公司超过85%的股票,却是由泰益家族所把持。因此问题关键是,就如他企图隐藏本身在Sakti国际中的持股一般,到底有多少家族成员是为泰益本人持有CMS股票的『人头』?
我们合理的推论是,砂首长直接拥有了CMS至少50%的股权。
首席部长几乎不曾尝试隐瞒他拥有并控制CMS这个砂州最大企业的事实,这是砂拉越最大的公开秘密。多年来,公司最大的股东,是位本身没有收入的女性--首长夫人莱拉!在夫人去世后,她生前持有的股票,则分配了给首长那本身也有不少股票的儿子们。\
由于《砂拉越报告》不久前曾揭发Sakti国际的事,我们如今清楚看到了首席部长如何管理他的商业帝国。我们掌握的文件显示,他将兄弟与子女列为Sakti国际的正式股东们,而私底下却与他们签署秘密协议,确保其中一半的股票只是由他们为他代管而已。
那么,首席部长是否出面澄清,在CMS这个泰益家族商业帝国的主干中,他至少拥有50%的股票?既然他人已经做出指控,他现在有责任证明他的清白。多年来,由于首席部长、州财政部长,以及州计划与资源管理部长(三个职位皆由泰益亲自包办)的关爱,CMS成了州政府重大工程发包的受益人。如今,是时候对这砂拉越最大的企业展开公开、独立的查帐了。
首席部长聘请自己做工!
因此,《砂拉越报告》必须向读者们指出,每次首席部长/财政部长/计划与资源管理部长将工程通过『直接谈判合约』颁发给CMS,他其实是把工程交给自己,其中,就包括公共工程局(JKR,每年预算接近5亿令吉)的大部分筑路等工程。同样的,他也将造价3亿令吉的砂拉越新州议会大厦,2006年依据合约造价1亿9,500万令吉的婆罗洲古晋会议中心(BCCK),以及电力公司--砂拉越能源公司(SEB)价值2亿3,200万令吉的总部建筑工程赏赐给自己。
我们也别忘记,他也利用从州退休基金『抢』来的57亿5,000万令吉,聘请自己建筑巴贡水坝。如今,在『砂州再生能源走廊』计划之下,又规划了铺天盖地而来的多项水坝工程,广大的森林将被淹没,成千上万的人将流离失所,我们也可以相信,大部份的工程合约将由CMS包办,因为泰益总是请自己来完成这些工程!
我们欢迎《砂拉越报告》的读者们,若晓得首席部长还将什么工程合约给了自己的CMS公司,请把资料告诉我们,以便公开给大家知道。我们认为不必在文章内加入过多细节,以免对读者们造成负担。众所周知的是,根据目前的市价,泰益家族在CMS公司中持有超过5亿令吉的股票。州政府不断颁发新的工程合约给CMS公司,更让这家公司的价值得以维持.
大家显然也清楚看到,砂拉越每一位纳税人,以及每一位退休人士,都亲自为泰益家族,特别是他们的『教父』首席部长『白毛』惊人的财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的贫困,成就了他的财富。

17 Oct 2011

山寨版《砂拉越报告》关门大吉!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Malay

 由砂州首长泰益玛目重金聘请、每年耗资500万之国际网络战,随着山寨版砂拉越报告(Sarawak Reports, 多出一个S)‘寿终正寝’后,狼狈收场!    

山寨版之砂拉越报告是由英国媒体公司FBC Media所设立的众多网站之一,目的在于蓄意中伤本部落客以及攻击反对党领袖安华。  

抄袭本部落客(正版Sarawak Report),山寨版网站使用几乎一样的名字以求鱼目混珠。 显然地,FBC希望可以扰乱网民的视线,与其阅读正版部落客针对泰益30年贪腐滥权之调查,而‘不小心’游览其冒牌亲“泰益”的宣传。

话虽如此,并没有证据足以显示读者被这昂贵的技俩所蒙骗。尽管有许多将泰益‘发展和进步’政策赞得天花乱坠的文章,山寨版网站均不敢刊登读者们的众多评语。

山寨版网站上也设有一固定专栏,专门攻击正版部落客编辑和其家庭成员。

百万国际网络战

经过调查之后,整个事件终于水落石出。原来,FBC 聘请一批美国共和党部落客,在一所谓中立的网站 New Ledger上专写一系列蓄意攻击性文章。 

他们首先在 New Ledger 上刊登有关文章以提高公信力,再转载到山寨版网站上。

这些所谓连美国人都没有听过的文章,之后被转载到山寨版砂拉越报告上,当作是美国权威性代表。

更加离谱的是,我们发现同一批人也展开类似活动来攻击反对党领袖安华。而这背后的黑手便是首相纳吉本人。 

这个由美国不入流的人写给New Ledger侮蔑安华的文章,之后也被转载到另一个称为Malaysia Watcher 的网站。

首相纳吉本人也被逼承认,首相署在三年内花了8400万令吉聘请FBC MEDIA。 

同样的,Malaysia Watcher 也不再运作。

谁是Rachel Motte呢?当我们揭发FBC丑闻后,她便停止为New Ledger 撰稿。  

我们在七月底揭发此事后,New Ledger 也不再刊登有关马来西亚、砂拉越报告或安华的任何新闻。

此前六月份的时候,这所谓美国网站中,几乎超过一半以上的文章都是在攻击安华和砂拉越报告。

这些文章之后陆续被转载到 Malaysia Watcher和山寨版砂拉越报告!  

FBC 媒体受贿丑闻

整个事件中最为轰动是FBC为纳吉和泰益安排的‘宣传 短片’。这些力捧纳吉、泰益以及国阵政策的片段,出现在全世界最权威的新闻台包括 BBC和CNBC。 

FBC和这些电视台有合约出品一些中立性新闻节目和纪录片,但此公司却将线上时段卖给政治人物和公司作为广告时间。

《砂拉越报告》也获得FBC主席Alan Friedman 和泰益的合约副本。其中内容承诺砂州首长许多机会来美化其忽视人权和破坏环境的恶名。

其中一个在CNBC国际财经新闻上播放的影片(由FBC MEDIA 拍摄)当中,内容指砂州80%森林依然完整,并没有被泰益的伐木和油棕种植业侵入。 

《砂拉越报告》公开这丑闻后,BBC世界新闻以及CNBC也终止和 FBC MEDIA的所有合约以待进一步调查。 

英国管制单位Ofcom也针对这违反传播法令的事件展开完整调查,何以政治人物如泰益和纳吉可花数百万纳税人的钱在这些电视秀上。

FBC 丑闻的曝光不但对泰益的‘网络战’造成冲击,纳税人数百万血汗钱所资助所谓‘全球媒体策略’相对也附着流水。

同样地,被爆滥用大批公款在提高知名度电视台的纳吉,一样难逃则黑暗丑闻。

《砂拉越报告》和其他英国和美国媒体人仍然在等待Ofcom、BBC和CNBC针对这丑闻的报告。

话虽如此,CNN的立场仍然令人质疑。当FBC主席John Defterios负责CNN相关CNN节目的同时,此电台也播放有关纳吉和其他FBC客户的节目。 

CNN并没有打算追究或调查FBC顾客买播放时间一事。也没有打算调查Defterios,原因是Defterios在今年3月成为该电视台新闻广播员时已经离辞FBC。

根据记录显示,Defterios其实是在《砂拉越报告》在七月尾揭露FBC媒体丑闻,第四天之后方辞职。就在三个星期前,他在CNN播放一则与纳吉轻率的访谈,轻描淡写纳吉政府在709净联盟大集会中使用垂泪弹和暴力对付和平示威者,而引起争议。

在美国传播法令下,无论是合约性质或是员工,所有涉及人员应该公开此类利益冲突事件。因此,《砂拉越报告》也将CNN拒绝调查其任职资深员工是否涉及受贿一事,报告予Ofcom。

第二轮国际网络战?   

纳吉和泰益的国际媒体策略美梦已碎。蓄意攻击的山寨版版 砂拉越报告和MALAYSIA WATCHER也烟消云散。 New Ledger也应该重回攻击美国民主党,而不再圈在马来西亚。

但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有大把纳税人的血汗钱作为筹码,纳吉和泰益很有可能在策划展开下一轮网络战,攻击所有公开马来西亚贪污受贿。

真金不怕烘炉火,花再多钱也是无法美化自己贪污的恶性,看来他们还会陆续将人民的血汗钱丢进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