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伐木黑帮受害者:公理何在?

Minggat Nyakin – 去年被黑帮殴打及掐勒的受害者

这就是为什么砂州人民惧怕黑帮。这些无法无天的狂徒,是砂州首长泰益玛目签发木山执照给朋党和攫夺土地的鹰犬。

聘用这些黑帮,泰益和他的生意伙伴不需要直接介入,还可以假装没有这回事没有使用非法途径。

只是,警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袖手旁观任由黑帮横行,因为他们知道谁才是他们的老板。那些看到自己土地和生活被夺走摧毁的穷酸土著当然并不是他们的米饭班主!

砂拉越报告去年曾经报导这宗案件。
Minggat Nyakin 和他的儿子 Juan,因为抗议木山老板摧毁他们的土地而被人黑帮分子打到遍体鳞伤,几乎没命。

敢问正义何方?

Juan Minggat – 遭到黑帮分子冷血殴打

事发一年后, 砂拉越自由电台 前往探访这受害家庭了解他们的近况。

遭凶徒掐捏喉咙的Minggat,如今留下永久性创伤无法再度正常开口说话。

通过嘶哑声线,他告诉电台DJ Peter John Jaban 事发经过。 在2011年2月的一个晚上,他和他的儿子被严重殴打,侥幸保住小命。

两父子抵达他们土著习俗地内的果园,位于泗里街蓄水池(Gerugu Dam) 上方,发现伐木公司正在砍伐他们的果树。

愤怒的Minggat便去和附近伐木的木山公司老板理论,恫言报警举报他们非法伐木。

两父叙述他们的苦楚,但是,施暴者至今仍然逍遥法外

他回忆说,当他转身欲离开的时候,他后脑遭到重击然后倒下。

在他倒下昏迷不醒的时候,这些冷酷无情的狂徒继续不停地拳打脚踢。 被打碎的眼镜片撒在脸上,可幸的是眼镜没有就此瞎了。

他的儿子飞奔前往想到保护父亲,结果自己也被这些恶霸殴打。他最后成功逃过爬到附近的草丛,在森林中步行两个小时过后,才被一名路过的华裔农夫搭救。

在此前砂拉越报告的文中也提及,受重伤不起的Minggat在伐木公司经理办公司的梯级处自生自灭。

其实, Juan 告诉砂拉越自由电台,他当时以为再也看不到父亲。因为那些黑帮致命性的攻击,他当时一心只想找到父亲的尸首。

最后,在医院躺了四天过后, Minggat方恢复清醒。之后也没有什么好日子。

一年了,警方到底做了什么呢? Minggat说,他到现在还在等警方的调查,虽然他和他的孩子都可以清楚指出行凶者。只有其中一名歹徒被逮捕,但是他却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仍然逍遥在砂州自由行走。

据Minggat说,这人仍然在这个地区内的其他地点进行非法伐木。这也是为何这名遵守法纪但蒙受伤害的好市民气恼执法单位。

为自己伸张正义?

谁为我们伸张正义?

令人忧心的是,Minggat已经失去耐心,就如其他遭到土地攫夺和恐吓的受害者一样。

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 他年纪已经大了,没有什么时间等待解决方案。

与砂拉越自由电台的访谈当中,他表示自己的苦恼并想自己为自己讨会公道。因为事发一年后他已经渐渐对警方的毫无行动感到彻底绝望。

虽然多年来森林部、土地测量局和警方都没有理会他3,000 衣甲土地上非法伐木活动的投报,但他对有关单位还抱有一丝希望,认为他们不会罔顾人民的生命任由这些黑帮攻击手无寸铁的人民。

但是,这最后仅有的希望都彻底粉碎了!到底砂拉越还能忍受多久,让这些强盗黑帮横行,任由平民百姓受罪?

欲听整个访谈,请点击这里 www.radiofreesarawak.org

不要忘了这些砂州伐木黑帮的受害者

 

 

 

Your views are valuable to us, but Sarawak Report kindly requests that comments be deposited in suitable language and do not support racism or violence or we will be forced to withdraw them from the site.

Comments

comments